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厢


琥珀第一人称自叙。

其实金红石对于艾蕾丝的感情很好理解——一个天真幼稚的小女孩自然会引起别人的保护欲。可私下里我并不认为金红石比我伟大多少,都是双手沾满鲜血的杀人魔,半斤八两。可即使是杀人魔也本能的愿意接近美好的东西,当然是保护是毁灭就都是后话了。所以我对金红石寻找救命稻草的行为嗤之以鼻,况且我对于女人也从无好感。

这个世界如何暗腐朽又与我何干。生存并非多神圣的职责,每天硝烟四起血流成河照样过得细水长流。我从不需要给自己寻找信仰之光,暗里摸爬滚打正是我的行为习惯。我喜欢杀戮。我喜欢尽情挥刀将那些丑陋而麻木的傀儡杀得横尸遍野,有时顺便负搭几条人命。几条,几十条,几百条又怎么样,我单纯寻求战斗的快感,而这正是金红石找上我的原因。

我们是单纯的雇佣关系,最初。其实金红石只是暗里鬼魅燃起的火焰,却总是因太过明亮而给人以长夜已尽,黎明将至的错觉。这个世界要求我们必须付出一点什么代价,而代价稍微大了一点就变成了罪孽。当然这是以他的角度说的——我从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需要忏悔的地方。可笑的是,他以为自己责任重大也就罢了,还真有那么些傻瓜愿意追随金红石,当然追杀他的也不少,既追随又追杀的似乎也有那么些。而我们是单纯的雇佣关系。他的歌声我的小提琴,石英的大提琴合奏起来再次血肉模糊横尸遍野,我们还是不折不扣的犯罪团伙。

可是生活中也不尽都是享受的事。麻烦太多,而有些认知让我心烦意乱。金红石被抓走的那次我本能够获得自由——只要我转个身大大方方潇潇洒洒拍拍屁股走人,连狼狈逃跑都不需要,光明正大再也不用被迫负债旅行。可是当时我却没有那么做。我想要救金红石。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也不得而知。如果因被他压迫太久而稍微产生一丝不舍的话——如果真的有那么一点——

我不否认。

金红石是个真真正正的男人,虽然他长了一张女人的脸。刚开始的时候我总是盯着这张脸产生错觉,可后来当我了解到这个人的可怕性格之后,这种想法就土崩瓦解烟消云散了。他不仅是个男人而且是个强势的男人,只是在陌生人面前用美艳的微笑伪装讨巧。这也正是我不至于对他太过反感的原因——某种程度上我喜欢男人超过女人。

但这并不代表我喜欢金红石。谁可能会喜欢那种外表美艳内心阴险萝莉控又有女装癖的男人——至于那个吻——咳咳,那完全是个意外,不折不扣的意外。吻他的感觉很美好,就在我即将被那种难以形容的美好感觉俘获的时候,梆的一声,我就失去了知觉。

——金红石用我的小提琴毫不留情的砸向了我的脑袋。

oh shit,现在想起来后脑勺还在隐隐作痛,当时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此仇未报,早知当时我就应该拍拍屁股走人,管他是死是活。

现在,这个生命力顽强如蟑螂者又开始和小罗莉调情了。不知怎的我又觉得心烦意乱。于是我叼着根烟,大大咧咧的踹开车门走了出去。

f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