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切都好,只欠烦恼.



有时会想要更新,但键盘上敲出几个字,大脑里一片空白.
悲伤难过快乐喜悦感动气愤,什么也说不出.
并非最近日子过得平淡似水,也不是因为太忙;究竟原因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大脑无时无刻不在思考念想着,却无法化作确切的能够传递的文字.
不过这些事情,好就好在没有人逼你去做.
所以,我也不奢求自己文艺细胞能够复活了.毕竟,生物考试也不会考你写作文嘛.

最近做各种稀奇怪诞的梦,有时早上皱着眉不愿起床,有时醒过来只觉得头疼加剧,呼吸困难.
昨晚胃痛到翻来覆去满床打滚,却梦见杨老大(数学老师)在讲空间向量.每次她讲到垂直关系的时候我就一阵钻心刻骨的痛,于是只是边打滚边祈祷她不要再讲不要再讲了.
纠结了好长时间,才意识到,原来不是因为杨老大,而是自己是在胃痛.= =
以及,梦到枫叶学校其实是在个异次元世界.那个世界时间停滞,小鱼他们已经在那里过了130年了.什么的.
还有,比如我前面的那个考年级前十的男生,会变成蝗虫和雌蝗虫不停的交尾直到对方变成一具昆虫尸体.于是他总是醒来在莫名其妙的荒郊野外并且身边有好几只死蝗虫.什么的.
再者.总是梦到火.仿佛太阳坠落了一般妖艳美丽气势恢弘.色硝烟伴随着滚滚而来,尚未被融化的玻璃像是上演神话的巨大荧幕.
--那次,是把图书馆二楼给烧了.而且,彼时意呆利正在攻击耀君.(?)
火焰从森林里熊熊燃起,正好烧到了高压电线上.于是没有一人伤亡,大连电路系统顺次瘫痪.
--那次,是把整个城市的高压电线给烧了.
好像还有一次是把学校给烧了吧.记不清楚了.

我好想写<至终>啊.
每次意识到这一点我就马上想到我要紧学习呀.明年能走的话就有时间了.
这样自欺欺人的希望无论何时都是必要的.而且欺骗的次数多了,说不定自己就能斗志满满的将其变成现实.不过这句话怎么看怎么还是在自欺欺人.

乐观.快乐.开朗.
我知道很多人现在都觉得我是这个样子.他们的眼神告诉我.
好吧这正是我想让他们看到的.

但是上帝知道.快乐是个什么东西.我根本就不需要.只是痛苦太奢侈,没有时间给你伤春悲秋为赋新词强说愁.

最后.熬过期末考试就all right了,1月30号左右去北京参加冬令营~一个星期的生物培训课.
我好想坐火车啊好想坐火车...我好像还没怎么坐过火车呢,所以老师不要买飞机票嘛>< (喂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

西里说:你到未名湖的时候跟它说一声,叫它等着我.
皮卡丘说:你一定要考全国金牌哦~考了全国金牌我就可以随意使唤你了~嘿嘿嘿~
竞赛老师说:你们以后要是去了北大清华帮我问问生命科学院的教授这道题的答案啊,我一直不太明白.
快快快看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