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谁能陪我看月亮……

关于理智和情感的问题。
西里:你的心和脑商量商量,决定决定怎么办,不过这事是挺没法治…-_- 其实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擅长飞蛾扑火,反正就是太主动不好,太被动不好,太感兴不好,太理性不好… 你决定用理智熄灭它?还是让它控制了你?

关于听老师的话的问题。
小熊:哎,那说明你还是老师心里的好孩子啊,她第一次和我谈话时就语重心长的说:熊儿啊,你要是搞出事儿了一定要第一个告诉老师啊…老师能保护你……我当时就崩溃了……

关于魅力的问题。
小熊:惊恐……他俩不是那个吧……话说让男性觉得我有男性魅力这个事儿不是太好……

关于生活的问题。
西里:我很忙……还有很多作业要写,名次要冲,游戏要玩,进度要,忧伤要重演,错误要再犯,青春要糜烂。反正我也就这样了,越暗越灿烂

关于【今天的月亮好圆我想找个人陪我看星星】的问题。
皮卡丘:明月他妈的几时有 你问我我也不了 问问老天也未知 抓紧良宵找佳人!



遇到群这样的朋友……我到底是该高兴呢还是该无力呢囧


【平新白】强强联手


“喂,白马。”
“嗯。”
“今天晚上月亮非常圆,又明亮又清冷。”
“不要突然文艺起来,羽君。”
“而且繁星满天,明天一定有个好天气。”
“你的意思是它们比起你也黯然失色?”
“那是你的心里话吧,不过骄傲自大是你的专利,不要把它往我身上套。我可是活力阳光好少年。”
“好吧活力阳光好少年,你想说什么?”
“你一定在家里悠闲的喝茶看小说吧,啧啧啧,真是毫无危机感的生活。”
“比起你来,我相信我的危机感是差了那么一点,至少在我身后没有个随时瞄准麻醉针的人。”


羽突然回头看了一眼,冷汗一滴,稳了稳自己的扑克脸。
“怎么可能。今晚行动非常顺利,作为庆祝,你能不能出来陪我看星星。”
“没问题。”

一身洁白的快斗同学紧张的放下电话,另一只手却还是直直的用扑克枪瞄准工藤新一,连肌肉都绷紧的有些酸痛,丝毫不敢松懈。
风向仍然很乱,即使能用扑克牌打偏麻醉针,跳下去也只能从这一座楼撞到那一座楼上。他不想第二天报纸头条是“KID滑翔失误,撞楼身亡”。
“不要想着每次你们家那位共犯都能来救你。”工藤说着一步步逼近,而羽只能不动声色的一步步后退。突然响起的贝多芬命运交响曲把全神贯注的两位都吓了一跳。侦探同学掏出衣袋里响得不亦乐乎的手机。
“工藤你在哪呀~要不要出来一起看月亮~”
“你的脑子是不是烧坏了。”工藤着一张脸,听着耳机里欠扁又搞笑的奇怪口音。“再说你出来我又看不到你。”
长得又不是我的错……某大阪鬼郁闷了两秒钟又恢复正常,继续嬉皮笑脸:“不要这么绝情嘛工藤~我知道你在哪,你开一下天台的门,我就在外面。”
“不行,KID就在我对面,一分心就让他跑了。”
“那就暂时放这个小偷一码嘛,反正抓他有的是机会。”
“你干吗替那个小偷说话?”
“不是的……自从上次吵架你都两个星期没理我了,好不容易这次……”
侦探君毫不犹豫的挂掉了电话。

可是天台的门还是被打开了。他明明记得有锁上的。
脚步越来越近,工藤无须回头也能知道来的是谁。
“帮我一下,服部。”他表情严肃的和同伴打招呼,对方却没有理会他的命令而是一把把他揽入怀中。
“喂你……”一瞬间的惊讶让他给了面前的怪盗机会,来不及调整麻醉枪重新瞄准,KID已经毫不犹豫的从楼顶纵身跃下。

当然,潇洒都是装出来的,羽的一只手一直抓着栏杆,然后凭着反冲力跳进了下一层开着的窗户。
那里等待着一个人,温柔的用毛巾擦干他淌着水的头发和湿漉漉的脸颊。
比自己想像中还要狼狈,肯定是之前又被逼着跳河了,可是跳河都没能摆脱警察和侦探?
“走吧,回家换好衣服再出来看星星。”白马露出闪亮闪亮的微笑。
“切,太肉麻了。”小同学别过脸。

“我错了工藤。”服部在身后用歪歪扭扭的日本语道歉。
“放开我。”工藤闷闷的开口,半晌却还是转过身,对上对方真诚的墨绿色的眸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在服部的脸凑近的时候慢慢闭上了眼睛。





可是工藤还是觉得有些地方怪怪的,比如为什么服部会撬锁。
假如不是服部的话,那会是……

此时,大阪侦探的手机里收到了一封只写着“OK”两字的短信,署名是白马探。

强强联手,各自管好自家小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