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春暖花开。

1.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maths will be alright too.

--life is hell.love is hell too.
--AGREE.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每天笑得又明媚又快乐,听歌听得又浪漫又温馨,却再也写不出那些温暖的明亮的简单的文字。

我不知道世界上是不是还有像我这样的人。心里因为爱的感觉而激动冲动的时候,大脑却还在冷静的分析现在是由于多巴胺分泌过多还是肾上腺激素旺盛。这种靠本能和激素调节的火热和冲动真是可怕。我不能被这么愚蠢的冲动主宰。更不能整天脑子发热。
爱只是短暂绽放的幻觉。而我不是为爱而生。
也没有那本钱拿自己的青春肆意挥霍。

在一起又能怎么样。世界也不会因此而春暖花开。


2.

除非有一天。我真的能发明那种奇妙的残忍的激素或神经递质制剂,能够让人像田鼠一样一辈子忠贞不渝。

3.

皮卡丘用相机拍到邦栋。她说:很帅。
于是她把她那清晰度非常可观的图象放大,放大,我们俩肩并着肩脑袋凑到一起研究。
眼睛。鼻子。你看。锁骨。衣服下摆。哦。看错了。只是衣服而已。

4.

小韩是白色。邦栋是色。而我是白相间,穿着简直比内裤还要短的超短裙。

我们其实还是很有气势的。

只是那靴子穿着好难受。

5.

更有气势的是老师让交运动会宣传稿的时候,我把云殊纵亲《秋日的私语》里广播的那一段给抄下来交上了。
唉。真是热血的年少轻狂。

6.

but i'm feeling goo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