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岩的生日。能在她身边多好。

天空下起一场漫游的雨,桃花水母挂在桃树枝杈上,上帝一定是走神了。

稍微偏一下头就看到窗外的瓢泼大雨,天空并不太灰暗,几棵桃树樱树轻轻摆动枝条。生物老师在台上讲着乔丹定律艾伦定律这个那个定律,我在下面偷偷给西里发短信。贴着个书签的《高窗》敞开着放在书桌里。西里说:漫游的雨?是不是还有个蓝裙子的姑娘在海边…

然而今天。放晴了。
天空明朗阳光普照,热得让人讨厌。
让人讨厌的还有533。每天坐533我都要在心里fuck它一千遍。

累死了累死了累死了,下午几乎什么也听不进去,而且生态学的课本实在是太蠢了。居然还有个叫“多度”的概念,老师一本正经的讲:你们知道多度是什么意思吗?这个多度,嗯,就是多的程度,分为“极多,很多,尚多,偶尔,个别”等特定标准。

老师请问我可以扔掉这本书吗囧

不过说到这我又想起老师昨天说的另一句话:我们以植物作为例子吧,假如我是一只猪……



动物学练习题109道单选36道多选,我和佳畅做到一半默契的倒在桌子上说“我要崩溃啦”“我要疯啦”。我花了半个小时时间做完开始翻《巴黎情事》。后面的某某人做题从来都是《动物学》《人体解剖和动物生理学》《奥赛经典》一道一道找答案,然后骄傲的说:前10道题我就错了一道哈哈。这个时候我总是接着翻手里的书,然后默默的在心里鄙视他。做完题一边对着答案一边和佳畅笑得前仰后合,她的多选题只对了一道,而我对了五道,真有成就感。

累死了累死了累死了,可是还是决定回家以后好好把试卷改一改,再背背永远记不住的利什曼原虫痢疾内变形虫和间日疟原虫的生活史。我对人体解剖学比较擅长,但是永远也记不住那些该死的无脊椎动物幼虫都是什么,还有什么花都是子房上位什么花是子房下位。事实上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死亡是我的领域。我以它为生。”“孤独感就如同垃圾箱里燃起的火焰,是他借以取暖的东西。”“比冰和铁更刺人心肠的欢乐”“通往地狱之路由善心铺就”和hotel california以及anger management的歌词。还有什么?“我的青春瞬间像凡尔赛玫瑰越刺越鲜艳”。

我的青春瞬间像凡尔赛玫瑰越刺越鲜艳。有时候真的可以因为这一句话就抛弃所有抱怨,义无反顾的再次扎堆到书和题海里。

话说回来,《巴黎情事》一点也不好看,赵波那讨厌的女人骗了我19块钱。

加了个闪亮闪亮的播放器,QQ名改成了“小田鼠卷心菜”,田鼠和小卷心菜的综合体。交响情人梦真好呀,我说我一看到千秋少女心就像钱塘江大潮一样泛滥,西里说她一看到布拉皮特就内分泌失调。于是我告诉她她真的应该去看fight club,绝对的天才之作。

说不定到了10月我就不继续参加生物竞赛了。现在政策还没下来谁也说不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