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天气太热了,所以……

Christmas gift[该隐x利夫]

拉开窗帘,结着层层叠叠窗花的玻璃外面一片明晃晃的白色,五点半本应晨光熹微,现在却天光大亮。
又落雪了。这个冬天真冷啊。


“利夫,咱们去给哥哥买礼物好不好?”玛丽薇莎手里握着银勺,却动也没动面前的草莓布丁,明亮而充满孩子气笑意的目光始终定在端着橙汁过来的利夫身上。
“玛丽薇莎小姐,该隐少爷说您今天不能出去。”放下橙汁,毫不意外的看到玛丽立刻撅起小嘴,勺子也扔到一边。“我就要出去~~”尾音故意拉得老长,“不然就不吃饭。”
玛丽撒娇的功夫又见长啊。不过这是件好事……吧?利夫默默的流了一滴汗。
小家伙趴在桌子上装赌气,期间又偷偷的抬起头瞄了一眼利夫。看到对方正在看自己,紧重新趴下去。
“玛丽小姐,您这样该隐少爷会担心的。”利夫无奈的看着自家小祖宗,想着应该怎么哄她。
“他自己大清早就跑出去了,连早饭也不好好吃,有什么资格说我嘛。”金发的小脑袋仍然趴在桌子上,两只脚无聊的在桌下一踢一踢的。
“小姐把李斯特的那首曲子练好了吗?”
“不要跟我提钢琴!利夫……你就答应我这一次嘛,我保证绝对不乱跑,绝对不跟奇怪的人讲话,绝对不乱给人占卜,绝对不像对该隐哥哥那样给利夫哥哥乱穿女装(?),绝对不……”
“小姐,那也不行。”
“……并且最重要的是,我保证利夫哥哥回来以后绝对不会后悔带我出去。”
“跟我谈条件也是没用的,小公主。”
“切,利夫太小气了。”玛丽薇莎放弃似的从桌子上起来,闷闷不乐的开始对付眼前的草莓布丁。

总感觉有些静得出奇。虽然不可能听到认真弹钢琴的声音,但连往常砸琴、飞塔罗牌、换衣服、逗小猫那一堆噪音都没有。利夫奇怪的挨个房间走过去,到处都不见玛丽薇莎小姐的踪影。
再低头往楼下一看,果然见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偷偷摸摸的打开大门。
利夫无奈的叹了口气,找了件玛丽的大衣跟着下了楼。
任性又倔强的性格真是一模一样啊。


临近圣诞,街上到处都装饰着漂亮的彩灯和圣诞树,商店里也挤满了来买礼物的人们,到处都充斥着温馨甜蜜的氛围。
这么乱的时候真的不该让玛丽小姐出来。利夫一边被玛丽的小手拉着到处跑,一边四下注意着有没有危险。该隐少爷今天早上去调查前两天那个诱拐犯了,利夫口袋里还放着他的照片,一个在逃中的诱拐了十几个小女孩的男人。
“利夫,这件怎么样?”玛丽拿起一件比自己大得多的衬衫在身前比划着。
“唔,很好看。”
“利夫!之前的十件衣服你也是这么说的!”
“是吗……”
“切,利夫哥哥太无聊了,这样以后会找不到女朋友的。”玛丽做了个鬼脸。
之前他就觉得有奇怪的视线盯得自己不舒服,可是那视线飘忽不定,而且找不到来源。
“就要这件啦~”玛丽抱着怀里的衣服交给利夫,利夫又神经质的拉紧了她的小手才一起去交钱。
“不,等一下,咱们还是先去试试吧。”玛丽这么说着,拽着利夫一把躲进旁边的试衣间。

“利夫哥哥,你看那个人”透过门缝,玛丽薇莎指了指橱窗外面一个戴着墨镜,把夹克的拉链一直拉到挡住下巴的奇怪男人。
他觉得这个人有些脸熟,但那人捂得实在太严实了根本看不出外貌。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把手伸到口袋摸出一张照片。
仔细比对了一下,应该就是那个人没错。
利夫想立刻出去抓住那个人,但又担心把玛丽独自留在这里有危险。正在犹豫,视野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哇!哥哥!”玛丽小声惊呼。

只见该隐穿着蓝色的衬衫,外面套着白色的外套,脖子上白色的围巾还是自己早上强迫着给他围上去的。他若无其事的走到那个男人身旁,而对方毫无察觉仍旧盯着利夫和玛丽躲进去的试衣间。直到一只手轻轻的拍在他肩膀上,那人吓得差点跳起来,转过头还没看清该隐的脸就倒下去。
而该隐继续若无其事的把一个小小的水晶瓶神不知鬼不觉的塞回口袋里,踱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

很快警方的人就来了。他们先是扶起倒在地上的人,确认他还没有死亡后,才发现这正是目前在逃的诱拐犯。

玛丽薇莎和利夫此时才从试衣间里出来,付了钱准备往回走。



第二天早上起床,拉开窗帘,前天晚上下的雪已经被清扫干净,因此今早上看起来光线暗暗的,推开窗户,一阵冷气夹杂着清新的味道迎面扑来。
对于昨天玛丽和利夫偷偷出去的事该隐也没有责备,他只是笑得邪魅的靠到利夫身边,轻轻的咬着他的耳朵说出了四个字:扣你薪水。
想到这里,利夫不禁为自己将要永远服侍这对恶魔兄妹的命运感到深深无力。

玛丽一大早就兴冲冲的跑到该隐的卧室,在该隐仍旧在床上咕哝着“再五分钟”并拼命往被子里缩的时候。所以把礼物亲自塞到他手里是不可能了,玛丽鄙夷的看着自己赖床不起的哥哥,只好把礼物转交给利夫。

“小姐,礼物应该是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早上送的吧,昨晚才是平安夜呀……”
“利夫!你居然没有穿我给你买的衣服!实在太让我失望了!”玛丽根本不理会利夫的话,瞪了他一眼然后跑出去了。利夫这才反应过来玛丽穿的是昨天买的,和该隐以及自己款式一样的衬衫,三件衣服只是颜色有些差别。
而该隐也被一大早吵吵闹闹的声音吵得实在睡不下去准备起床。他掀开被子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抓抓自己的头发。
利夫紧去服侍自家少爷。
“该隐少爷,这是玛丽为您买的圣诞礼物,”利夫恭恭敬敬的把那件衣服交给自家少爷。“而且我觉得她希望您穿上。”
“好吧……”该隐仍旧睡得有些迷糊。“她刚才不是说也给你买了一件嘛,在我洗澡的时候你把它也换上吧。”
“可是……少爷……”
“没什么可是的,难得她也是一片好心嘛。”该隐完全没理会利夫的一脸为难。

洗完澡,看到利夫穿着的衣服,再看看玛丽给自己买的那件,微不可闻的笑了笑。而利夫却微微红了脸,觉得很是别扭。
那是两件带着漂亮格子的衬衫,利夫的那件是蓝色,条纹是浅蓝色和深蓝色相间,交叠处则有些偏紫。该隐的则是深紫色和淡紫色的条纹,交叠处有些偏蓝。
作为仆人,怎么能和自己的主人穿一样的衣服呢。
而该隐却没说什么,他笑着看利夫满脸复杂的给自己穿上那件“情侣衬衫”。(他并没有看到玛丽早上跑过来时穿的那件粉色的衬衫。)
“看来玛丽有时候也能做件好事嘛。”该隐说。
等到利夫仔细的给该隐扣完最后一颗纽扣,转过来整理他的领口的时候,该隐出其不意的吻上利夫的嘴唇。
当时该隐坐在床边,而利夫微微弯着腰为他穿衣,姿势很是别扭,于是该隐拥着他一起倒在床上。
一大片蓝色和紫色交织着,仿佛地中海上微风吹皱的点点波纹。

门轻微的响了一下,但却没有人进来。

利夫模模糊糊的想起玛丽说过的“绝对不会让他后悔”的条件,又想到,她现在一定又要生气了。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