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he long goodbye

《EVA》是几天前看完的,《漫长的告别》也看完了。故事中间的部分只记住了马洛车子扬起的漫天黄沙,在夏天灼热的空气里。真相和结局都很让人意外也很圆满,是喜欢的结局。即使老套或者怎么样也好,HE总是让人欢心的。特里很可爱。

而关于朱雀的这些文字,其实并不是写给别人看的东西。

【朱雀中心】endlessly

BGM:endlessly-Muse

朱雀闭上眼睛,重心前倾。几厘米的距离不比天边更遥远,简直微小到不值一提。

他再一次努力于将自己的脑袋装进zero那个透气性奇差品味又让人不敢恭维的蓝色头盔里。紧身衣贴在皮肤上温顺而粘腻,总是无法摆脱的温热亲吻着他的每一寸皮肤。朱雀抬起头,镜子里那颗蓝色的脑袋朝一侧偏了偏。那是多少年前他曾日夜追逐的身影。这古怪的符号成为唯一没有在记忆中褪色的东西。而对于鲁鲁,他似乎已连他的脸都记不起。
鲁鲁戴着它指挥色骑士团,声音总是高昂自信充满智慧,他们在战场上厮杀在校园里明争暗斗,粉红色长发的公主在他眼前死去,总是笑着的喜欢鲁鲁的少女也不见踪影。他背叛昔日好友把他踩在身下,献给布里塔尼亚第98任皇帝。他挺身而出将鲁鲁护在身后,而对方笑得狡黠说这是我的骑士。第99任布里塔尼亚皇帝和他的骑士,他们安息的土地石碑都驻在一起。记忆混乱不堪,碎片相互重叠失去了原本的模样。
手指一寸一寸滑过鲁鲁的墓碑,粗糙而冰冷的石块划出一个时代的终结。说话的冲动最终哽在喉咙,即使脱口而出也只有一片空白。所有言语在出口前,或者更早的时候就已经烟消云散。他低下头,看到的仍是蓝色色的紧身衣。一瞬间闪过脑海的画面太多,无法捕捉。
太久了。
已经太久了。
久到什么都没有剩下。

他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仿佛透过头盔而显得更加黯淡了一些。
啪嗒。一滴雨水落在无机质玻璃上面,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雨很快就下大了。雨丝织起密密的囚笼, 把灰褐色的天地连接在一起。
朱雀一步步失神落魄的回到家,换掉湿漉漉的衣服和头盔,穿着干净的衬衫长裤重新坐在镜子前。可是为什么,看到的仍是zero那看不到表情的空洞的蓝色头盔。没有朱雀,朱雀早已属于灰色墓碑下那片褐色的土地。大地会为死者吟唱肃穆的安魂曲,使他们的灵魂得以安息。

他再一次戴上zero那个透气性奇差品味又让人不敢恭维的蓝色头盔。紧身衣湿漉漉的贴在身上,他缓缓转开门把手走出去,再轻轻把门带上。站在大厦顶层的时候雨渐渐小了,灰蒙蒙的乌云中间颜色淡了一些,被云层遮住的光亮悄悄向四周蔓延着。世界在他脚下以有条不紊的步伐走向风平浪静的未来。
朱雀闭上眼睛,重心前倾。身体在空中坠落了不到一秒之后他的所有大脑神经咔的断掉,然后连接成另一路指令,红色的鸟儿腾翅而起,
“活下去”。
他听见鲁鲁这么说。他看见十七岁的鲁鲁紫罗兰色的发丝和他脸颊柔和却倔强的轮廓。它们如此真实而深刻的存在于他的体内,这些令他又恨又爱的诅咒。他至爱的鲁鲁留给他唯一长久的东西。


头部仍隐隐作痛,朱雀勉强睁开眼睛,毫不费力的发现女孩子那双紫水晶般的瞳眸里盈满了关切和焦虑。娜娜莉惨白的脸色并不比他好多少,可是娜娜莉仍旧故作镇定的用力握起他的手,慢慢放到自己心口的位置。然后她长舒了一口气。
阳光投射到惨白的床单上,想要一点点温暖阴湿的病房。朱雀默不作声的看着独自祈祷的女孩。他知道她想说什么。对,我们必须一起活下去。即使在这个没有他的世界里。



f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似乎萌白的都对红雀子纠结的心理特别感兴趣。
或许本来就是疯狂又绝望的感情。

而对于鲁鲁,他似乎已连他的脸都记不起。

这句话大爱。
即使如此这个人依然在他的灵魂中留下了无法改变的痕迹。

或许鲁鲁给他那个geass对他而言,至少对这个阶段的他而言是一种幸运。

恩恩,半年不见似乎衣华亲有好大进步~真棒啊真棒>w<
且,咱也要努力学化学了……咱上的是化学系OTL

精神错乱的时候……都喜欢写纠结的心理吧(喂

OMG化学系……太强人了……
前两天有个北大化学系的学长来给我们讲分子生物学,才听了两个小时我就开始头疼orz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