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叉骨

最近日子过得快的不像话。以前感觉时间是走过去或者爬过去的,我不敢说它现在是飞过去的,但最起码它是像刘翔百米跨栏一样跳着跑过去的。那些时间在我身上飞快的流逝,就像根本不曾属于我一样。

上课吃饭上课吃饭睡觉。上课吃饭上课吃饭睡觉。我惊恐的想要延长它们,可是即使晚上熬到很晚,那些清晰的时光也会清晰的缩短。它们像影子一样在不同时间变幻着长度,而我每日站在正午烈日炎炎。

每天十二杯柠檬水的日子已经过去,它们有时候很酸有时候很苦。可是它们却散发着很香很好闻的气味。我想我是爱它们的。

很多时候很疲倦,大脑混乱什么也做不了,闭上眼睛却也无法睡着。总是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平稳有力的鼓动着。它成为我所能感知到的一切,可它却吵得让我更加无法入睡。

周末的时候,却开始长段的睡眠,午睡不睡上三个小时是绝对起不来的。

闹钟定到早上三点或四点,响了就立马起来把它关掉然后跳到床上继续蒙头大睡。往往早上起来都不记得有这件事。

种下的媚色百合和孔雀草扬着小小的叶子,而虞美人红色的花朵已经枯萎。

每天爬四楼,爬四楼,爬四楼。一楼和二楼的大学招生宣传已经撤掉,老师扬着高我们一届的学长学姐们被保送的喜报,那是最后一届具有保送资格的幸运儿们。

不知明年我能否坐在生物实验赛的考场,那考场今年就在我们的竞赛教室对面,是无数次走过的地方。

罗某人说他不喜欢北大清华这些北京的大学。我说我也不喜欢,可是如果他们非要我去的话,那我就去好了。
他用很鄙夷的眼光看着我,说怪不得天这么。
我开始叫嚣着期末他化学绝对考不过我。我开始气焰嚣张骄傲自大,我觉得这种感觉相当不错。

二号食堂的饭和一号食堂有微小区别。开始时是不喜欢二号食堂的,因为它处在半个地下,阴暗潮湿没有阳光。或许没有我说的那么夸张,因为某一天下午突然发现,二号食堂有个朝西的大门,于是吃晚饭的时候是可以看到夕阳的。金灿灿的光洒在身上,让人非常愉快。

让人愉快的事情很多很多,让人不愉快的事几乎没有。于是我每天都过的非常愉快。

可是我也知道为什么yoshiki会那么爱哭。人在连续高密度工作的时候,情绪通常会变得非常脆弱。



数学好,一切都好。

这在我身上是个真理。

我开始无时无刻不在学数学。我一道又一道的做着题,直到离开了课桌脑子里还全都是sin cos tan cot,走路的时候寻思着刚才的解题思路,睡觉之前大脑里全是三角恒等式。然后我就sin cos的睡着了。

数学好,一切都好。

这在我身上真的是个真理。当我只学数学其他几乎什么都不顾的时候,其他科肯定能进班级前三,除了物理。物理我只能考第五。

后来,我开始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那篇yo秀《如果仅是一场遇见》。这是件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有时候我走在路上,大脑一遍又一遍的回响:我亲爱的。或许你可以成为我九片棱角的回忆。
我亲爱的。或许你可以成为我九片棱角的回忆。
我亲爱的。或许你可以成为我九片棱角的回忆。
我亲爱的。或许你可以成为我九片棱角的回忆。

它可以十几遍十几遍的重复,然后再换一句话接着重复:
我的心中每天开出一朵花,那些明媚柔软的色彩,无法抑制的怒放出一种鲜妍。
我的心中每天开出一朵花,那些明媚柔软的色彩,无法抑制的怒放出一种鲜妍。
我的心中每天开出一朵花,那些明媚柔软的色彩,无法抑制的怒放出一种鲜妍。

我嗅到危险气味,并循之而来。
我嗅到危险气味,并循之而来。
我嗅到危险气味,并循之而来。
我嗅到危险气味,并循之而来。

这篇讨厌的文,每次看它我的情绪总是会像第一次看一样由悲转喜再转悲。为什么一个人可以被同一篇文虐那么多次。



由hide到yo花,由秀树到玉树,然后再到彩虹到heath到sugizo到luna sea。我发觉自己还蛮喜欢luna sea的风格的。
我喜欢heath那样清秀的面孔。而sugizo,所有人都说他诚实、干净、温柔、体贴,脸非常纤细,给人锐利的感觉,是个天生的艺术家。
顺便提一句,su的女儿真是可爱到爆呀XD

不过,喜欢的还有李云迪弹李斯特的曲子。比如La Campanella,可惜没能弄成BGM。
有件事情很奇怪:我现在用的模板从不同的电脑上看是不一样的。

我用自己的笔记本看的时候,背景的月亮是固定不动的,而且月亮星星和字体颜色都是变化的。
可是用学校的电脑看的时候,月亮是随着文章一起动的,而且只有字体颜色在变,一点都不好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