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彩虹

最近听了很多歌有彩虹般的音色。

其实是想说一下最最最喜欢的老师。

生物竞赛的老师可以说出每一朵花的名字。它们开放的时间,它们的花期,它们的分类和特征。生物老师是个很漂亮的年轻老师,单身,家里种着各种绿色的植物,常春藤从墙边的立着的竿子一直爬到天花板。常常自己一个人看电影。幽默,声音悦耳动听。笑容很美。

今年的学长学姐们竞赛考的很不错,全省前七名被我们占了六个,而实际上我们校参加竞赛的一共不到三十人。不知道等到明年,我们是否也能考出这样好的成绩。

我们班学生物的一下子只剩我一个了。孤零零的。以前四个人坐在一排,上课有说有笑还吃零食,简直像茶话会一样开心。生物老师很随和,也不太管我们这些。

也不太管我们是否中途退出。

高考是最重要的。文化课不耽误的情况下,才可以参加竞赛。这个道理老师说过很多遍,教导主任也说年级一百五以外的同学最好不要参加。

于是,一直开开心心的几个人,一下子都不见了。明明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多么多么热爱生物的人,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我不去了”。

她这句轻描淡写的话,让我觉得自己像是被背叛了一样。“背叛”说得很可笑,连老师都没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让她留下来。

她很忙。这我明白。忙着学习忙着打羽毛球忙着谈恋爱忙着学生物。她太忙。顾不过来这么多。于是她把生物放弃了。

有时候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她宁可放弃自己热爱的生物,把时间挥霍在和别人吃饭散步谈情说爱上。


不过学生物也不尽是快乐的事。恶心的时候也很多。

曾经是想过到处去旅行,穿行过幽深明亮的森林。可是现在有些不太想这么做了。原因很简单:森林里虫子太多。以前可能还不怎么在意,可是现在一想起跳蚤、虱子、螨虫这些东西,就既恶心又恐惧。电视上成天做什么除螨的洗面奶的广告。可是如果那些模特们知道白色多足的螨虫在皮肤里挖出一条一条隧道,然后一路在里面产卵,孵化出的螨虫继续在皮肤里开辟道路的话,估计她们是怎么也不愿意拍这种广告的。

hide的电影seth et holth的某些画面也挺能刺激人胃酸上涌的。有次吃午饭的时候突然想起里面的镜头。一边嚼着饭一边无比痛苦。

不过什么都比不上一次下了整夜雨。早上仍然有点零星细雨。撑着伞去上学的时候,小区的地上,到处都是蚯蚓。好像整个小区地下的蚯蚓都爬上来了一样。闭着眼一路走过去的话能踩死三四十只。深褐色的,米黄色的,长的,短的,蠕动的。走到一半吓得不敢继续往前走。但同样不敢往回走。四面八方全是蚯蚓。被它们包围了。这次经历真是让人刻骨铭心。

不过学棘皮动物的时候,有种名叫海盘的生物长的无比创意。可惜它的图片在网上好像搜不到。普通动物学上的图片画的让人赞叹不已。

大半夜的上来更新。因为觉得夏天到了。夏天就要有精神。有精神就要熬夜。可是熬夜是熬了,学习倒是没学多少。

还是继续听彩虹般绚丽的音乐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还是很喜欢读你的日志,很多年来像闯荡在幽冥森林,唤作深渊の回廊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