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那么。我。

本来是想说最近运气奇差,先是把手表丢了,又把香水丢了……不过刚刚把手表找到了。倒不是因为3000多块钱的表丢了可惜,少了它一个星期的感觉真不好受。
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想变。不想用其他的手表不想换其他香水,甚至连眼镜都想换回去了。紫色不适合我。
也不想因为其他什么事情而困扰。我最爱的依旧是生物,也依旧是个爱学习的好学生。其他乱七八糟的都见鬼去吧。

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那首anger management。它让我觉得自己不需要任何人。

本来以为月考根本不必放在心上,却紧张到考着试肚子疼的死去活来的,整整两天都在骂“操他妈的副交感神经”。哎我终于爆粗口了。

化学晚课我再一次偷偷溜出去了。上次期末考试的晚课就是化学,我也是偷偷溜出去了……其实我们学校这一点挺好的,自习课可以不留在教室(喂不是这样的吧

下午考完试,全家去耐克工厂店扫荡。我买了两条裤子一件衣服,其中一条是男款的。很好看。

最后,真的好怀念我的babydoll香水啊。你就出来吧不要再跟我躲猫猫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呃……感觉好乱
让我猜猜你写这篇的时候的心情……

如此美丽的英国模板!
副交感神经紧张的话吃谷维素很有用。^^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