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终于凑够了字数

普通生物学483页我只看到250页.
再过一周开课.
[枢零] 绚烂
第二章

"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
睁开眼睛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是零那张毫无表情的脸.紫晶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仿佛仍然带着点怒意.
日光似乎暗下去一些,黄昏快要来到了.
(本来只是想来看看他的伤有没有好一些的....不知不觉,却睡着了.)

"啊"
玖兰枢只是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单音.似乎因为刚刚睡醒而显得有些喑哑.
(两个吸血鬼一起躺在马厩里晒太阳,这可真是个奇妙的经历.
(不过,我还并不打算回去..)

慢慢坐起,伸出手抓住零的胳膊,并未在意对方眼里的疑惑.往后一拉,自己也因冲撞的力量向后倒去.
零因突如其来的拉力而惊愕的时候,身体已经偏离重心,几乎要撞到玖兰枢的身体.视野里也突然铺散开大片绿色.

纯血之君翻了个身,把零压在身下.伸出手,轻轻抚上缠满绷带的脖颈.
而绷带下的苍白皮肤,竟感觉到一丝凉意.触感清晰的不真实,仿佛记忆中的感觉又排山倒海的冲撞过来.谁强硬的扳着他的脑袋靠到自己的肩上,枢和他说话的时候,眼里从没有过零的影子.因为他看着的,也从来都不是零.
(那时的他,心里只有优姬.他的血毫无隐藏的向我表明了这一点.)

"看来....昨晚做的有些过分了呢."

这种听起来柔和温暖的声音.
真是恶心.

他粗暴的推开身上压着的温和笑靥(或许只是戏虐),整了整衣服,鄙夷到再未向对方投过一丝目光.只甩下一句话,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开.
"玖兰枢,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信."


********

"小零~~~你终于回来啦"理事长独门绝技"爸爸飞扑"泪眼汪汪版.
"……"侧身.
攻击失败.HP损失一百点.无厘头的理事长在地板上跌成"大"字.
缓缓爬起来,一边用手擦着眼泪,声情并茂状."小零还不知道吧~~~爸爸要离开可爱的小零了~~~~`还有主学院可爱的MINA桑~~~~真是舍不得呀5555555"


"所以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面无表情的举着筷子,筷子里夹着传说中我流风味的丸子,丸子桑则不亦乐乎的充当着模特的角色,在相机中以高上镜率完完全全的挡住了锥生零的脸.
身旁是笑得很汗颜的主优姬,或者说玖兰优姬.女孩对着相机露出(有些勉强的)灿烂笑容,最后却终于忍无可忍,拳头落下的同时桌子少了一角.
"锥生零!!!!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最后一张照片上,褐色长发的女孩子毫无形象的朝着身边的男生怒吼,而男生一脸呆滞的表情,手上还夹着双筷子(丸子掉了).

爸爸(自封)举着相机满室蹿的身影停下来,围裙上的小花也不再到处飞.难得换上认真的表情,脸色哀伤,"零,爸爸和小优姬要离开一段时间."
"所以说爸爸舍不得你嘛~~~~~~"下一秒又恢复恶趣味大叔的形象.
"离开?"

锥生转头看着优姬,女孩似乎在隐瞒着什么,眼睛一直紧张的看着地板,放在腿上的双手微微握起.

"那个,是这样的."优姬像是做好了准备,抬起头直视锥生的双眼.
"小赖要到法国留学了,我想陪她在那边呆一阵子."
"小赖?"就是那个和优姬关系很好的女生?
"可问题是……为什么这家伙也要跟着一起?"筷子指向对面的银发脑袋.
"小零竟然把爸爸叫[这家伙]?爸爸太伤心啦~"
"因为枢学长不放心,但我又不让他陪我一起去,所以学长没办法只能以[让理事长陪你一起]作为条件...呃~"
(别看理事长这样,的确也是很可靠的人呢.)
"所以说小零,这是咱们全家人近期最后一次在一起吃饭啦~"被无视的某人仍没有放弃.

"不过,小优姬真的是因为小赖吗..?"语气突然变得严肃,理事长推了推反光的眼睛.
"哈?"优姬一僵.
"我明明看见最近几天晚上两点的时候小优姬都在上网的说~而且还笑得那么诡异~"扭捏状.
"没..没有啦..哈哈哈"偏过头去,挠着脑袋干笑,一幅[被说中了]的样子.

"不过,玖兰枢真能放心你自己去?"
(总觉得这件事情很可疑)
"不是有理事长陪着么~那么以后请零君和枢前辈一起努力咯~要好好守护学园哦不许翘班~~~"


*****

月亮只露出弯弯的一芽,夜空很明净,深蓝色延伸着没有尽头,但似乎也没有星星.
零倚着床坐在地板上.最近渴血的感觉渐渐少了,不再需要近乎暴虐的控制自己的欲望.而生物钟却似乎已经颠倒,他像一只普通的吸血鬼一样在夜晚分外清醒,只是这样无所事事也显得特别空虚.
(优姬到底是为什么要走呢..
(虽然说玖兰李土已经死了,没有什么危险...但是玖兰枢真的愿意让她自己出远门吗?
(玖兰枢...最近也很怪
(不对,应该说整个学园里,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太静了.
周围没有一点声音,连时间都仿佛被暗吸走,夜无限漫长.
锥生零站起来,决定出去走走.
把制服从衣架上取下,开始一件一件穿好.
"我爱你"
恍然一个声音传入脑海,记忆是顽皮的不速之客.正在扣钮扣的手也不自然的停了两秒.
白天玖兰躺在他旁边的画面又浮现在眼前,紧闭的眼睑和狭长的睫毛,呼吸平稳而安静.
他甩了甩头,想把这些画面甩出脑海.

(玖兰枢,你是..说真的吗)




夜风吹过,沙沙的响声在森林中传递着.似乎还夹杂着其他什么声音.
这种味道是..
锥生零警觉的用手握紧了血蔷薇之枪,这种熟悉而又令人厌恶的味道..

"所以说,我很生气嘛!"蓝堂英用力甩开架院的手.
"喂喂,生气也不能随便翘课呀.."一看就知道架院是追着蓝堂出来的,不过现在的确是夜间部的上课时间没错.
锥生悄悄的躲在了一旁的树丛里.

"你难道没看到吗!玖兰大人他居然..居然带着控制锥生零的那枚戒指!而且还是戴在——无名指上唉!!!这算什么嘛!!"蓝堂的怒吼给人感觉分外像..每种犬类动物.
"呃...你也知道优姬要离开一段时间嘛,那玩意儿交给玖兰宿舍长也是应该的.."
"那也不用戴在无名指!还有,你难道没感觉到锥生身上有什么味道吗?那是枢大人的血!!!他竟然敢吸枢大人的血!!!"
"所以说,你这么喊也是没有用的.."架院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方却突然像醒悟了什么似的睁大眼睛看着他,
"难道说...枢大人他.."

"喂,你们两个,不去上课在这里晃悠什么."零出现在他们面前,口气一如往常的恶劣,但并没有不耐烦的感觉.
"来得正好!!!早就想揍你了混蛋!!!"蓝堂开始张牙舞爪,幸好被旁边的架院一把抓住,气急败坏的某人仍不死心的抵抗着.
"好呀,打就打."另一当事者好像也来了兴致,不仅把自己是风纪委员的事忘到了十万八千里,还故意火上浇油,轻蔑的口吻让蓝堂更加抓狂了.
眼看事情就要一发不可收拾,架院急忙更加用力的把蓝堂禁锢住,"你又想惹玖兰宿舍长生气了吗..."
"呃..."一听到这个名字,蓝堂瞬间冷静了下来,看来之前无数次的教训起到了那么点效果.

蓝堂仍然生着闷气,脸偏到一边不再说什么.而架院则绅士地笑了笑,提议到:"要不然,带锥生君参观一下夜间部吧,看起来你也不像犯困的样子."
(去那个吸血鬼的巢穴?)
零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虽然这很不像他的作风,但...反正也确实没有什么事做.
只是,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真正答应去的原因,似乎是因为...可以看见一个"人".


谁的目光一直注视着他们,手托着脸颊微微侧着脸,柔和的线条勾勒出一个浅浅的微笑,酒红色的眼眸分外醉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