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枢零这个CP.没有H会很雷.可是我就是不会写H(正直状

第一章
月光下,一个色的身影在森林中飞快地穿梭,唯有风在一片寂静与暗中带来叶片沙沙的响声.暗夜中的闯入者在森林尽头停了下来,他疑惑地皱了皱眉,从不离身的血蔷薇之枪一动不动地举在身前,银色子弹蓄势待发.
而level E的气息一瞬间无影无踪.

满月的清辉静静流转,与锥生零的银发交相辉映.眼前的湖泊更像一大片水银墓地,娇艳的莲花从湖底探出头,蔓延缠绕的根滋养出片片娇羞的花瓣,有的含苞待展,有的则已完全盛开,仿佛在遥望天空那轮明月.
背后,则是一间简陋的小木屋.

他略微思忖,转而向那在暗中静默着的小空间走去.

淡紫的双瞳一瞬间划过猩红,而他下意识的停下自己的脚步,抓起手臂,拼命阻挡体内疯狂的野兽.身体似乎有些摇摇欲坠,喉咙挤出一声呻吟,激烈的喘息后他重新站稳,冷汗流过面颊的同时那抹明亮的赤潮渐渐退去.
甜美而苦涩的芳香四下弥漫,越是靠近,便愈加明显.危险的香气仍然侵袭着嗅觉神经,可已不再像刚才那般蛊惑人心.
那是锥生最不愿面对的本能.

又起风了.乌云一点一点吞噬掉明亮的月光,给天边拉上一层淡灰色的帷幕.



锥生零这次接到的任务是猎杀一只四处诱惑人心然后将其杀害的level E.作为标志是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任务单上写着她有酒红色的长发.
(真是适合吸血鬼的颜色.)

他一只手握着枪,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推开虚掩着的门.手边穿来咯吱的轻响后,生锈一般的味道渐渐失控.
那是零第一次看到她的正脸,却立即偏过头不愿再看她第二眼.

雪白的墙壁上是一大片刺目的殷红.尚未凝固的液体沿着墙壁缓缓爬下,甚至在墙角汇成晶莹的绯色琥珀.
随即,被钉在墙壁上的女子破碎成一滩沙迹.

理智尚未完全回归,耳后却突然掠过陌生的气息.他还没来得及回头,钝痛就从脖颈处喷涌而出.

尖利的牙齿刚刚处碰到渴望已久的鲜血,锥生零便用手肘狠狠的向后面捅去,然后将稍微分离的怪物一脚踢开.毫不犹豫地朝着它连开四枪,在突兀的响声中堕落的灵魂瞬间灰飞烟灭.

他用手覆盖住仍旧流血的脖颈,转身一步一步走出到处沾染着血迹的小屋,并未理会面前那抹不知何时出现的优雅身影.
玖兰枢双手抱着胸,斜倚在门口,从眼神到嘴角无一不上扬成一个嘲讽的弧度,连语气都傲慢的不可一世.
"优姬不放心,让我来看看你,不过看来已经不用我出手了呢."

零立刻举起血蔷薇之枪,枪口直指玖兰枢的心脏.杀气一瞬间漫过瞳孔.
而枢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依旧笑着看着他.直到对方慢慢的把手放下,情绪恢复到平日的冷淡,玖兰一步一步走到他身边.从身后环起那个单薄的身影,趁怀里的零一惊的时候低下头,朝着伤口伸出獠牙.

(你的血,只能是我的呢.
(你所有的一切,包括从你的血中传来的阵阵恨意.)


******

对于自己来说,玖兰枢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
从以前就痛恨的纯血族,利用自己来保护优姬,然后又像棋子一样丢弃.直到现在,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让零恨不得一枪毙了他.
他相信对方对他的印象也好不了多少.他相信他们永远都是宿敌.
可是,那埋在他肩膀上的脑袋,却突然用低沉而魅惑的声音,转而向他耳语道,"零,我爱你."



下一秒,吸血鬼猎人锥生零,由于失血过多而昏了过去.


所以,一切都不过是谎言,而已.




**

褐色长发的女孩子盯着他脖子上的绷带不知看了多少秒,又开始责备他的不小心.
"零真是的,明明我已经叫玖兰学长去帮你了....结果还弄成这个样子."
(所以说,这到底是谁害的啊.)
"伤口还痛吗?"
"不" 零冷淡地回答道.
"总之今晚的巡查不用你去了,好好休息吧零君~"女孩子露出招牌笑容朝他挥了挥手就不见踪影.
看着优姬活泼的样子总算是心情好了一些,零微微抿起嘴角,闭上眼睛.强烈的阳光照得他有些倦意.
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这里躺着了.
(那么说,是玖兰枢把我弄回来的吧.)
想起那个名字,下意识的想去触碰颈上的伤口.
(他到底想做什么?)
以及最后听到的话语.
(简直是疯了.
(我对你只有恨,别无其他.)

头又开始晕了.零费力的坐起来,悄悄下了床,推开病房的门走出去.
与其呆在那个地方,零当然更喜欢睡在白莉莉旁边.
他安心的闭上眼睛小憩,不再有人打扰.阳光烤得他有些不舒服,但零却并不打算离开.有了吸血鬼特殊的体质之后他很少在大白天去户外活动,本来就苍白的皮肤似乎也更加苍白.
这倒不是主要的问题.只是锥生零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开始怀念这种温暖明亮的感觉了.

体温越升越高,身体也更加沉重无力.正在他的情绪变得有些烦躁的时候,忽然感觉一个阴影覆盖在自己身体上方,使空气变得稍微凉爽了起来.
他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小心翼翼的试探阳光的强度.
出现在视野的便是一张温和微笑的脸.
....虽然当事人不这么认为.

表情渐渐转冷,零撑着身旁柔软的草想要起来,却又一阵眩晕而倒了回去.
条件反射似的连忙去找血蔷薇之枪,最后却只能咬牙切齿的接受[枪忘在病房了没带出来]的事实.没有了威胁玖兰枢走开的资本,于是转而目不转睛的瞪着对方,瞪瞪瞪.

被不礼貌的目光一路迎接,玖兰枢先是绅士的朝白莉莉鞠了一躬,然后走到锥生身边,学着他的样子躺下来.
脑袋枕着碧绿的草径,呼吸间有淡淡的青草味道.
(这就是他一直过着的....人类生活吗)
而白莉莉,竟也罕见的没有表示出敌意.
零再次闭起眼睛,想要自我催眠无视对方.
枢则看着天空,安安静静,一句话也没有说.

乌云散尽,晴空万里,日光倾城.



(阳光果然是一种美好的存在.
(它温暖的让人想要热泪盈眶.
(一种对吸血鬼来说,既美好又残忍的存在.)


玖兰枢身上有一种隐约可闻的香气.在他那次吸玖兰的血的时候,在昨晚玖兰伸出手拥抱住他的时候,在现在对方躺在他身边的时候,便能够感受到.
这让他很难受.
于是零皱了皱眉.

他想要回去,可当他转过头看着自己的死敌的时候,眼中的厌恶却一点点的消失了,转为惊讶.
玖兰枢,竟然在他身边,睡着了.
既没有平日里看着他的盛气凌人,也没有(零自认为)令他厌恶的虚伪笑容,毫无防备的睡颜在阳光下宛若天使.

(什么天使,他才是真真正正的恶魔.
(只不过是因为知道我没带枪,所以才这么不警觉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哦哦,吸血鬼骑士……好久没看了-w-

衣华亲的文都是这种淡淡的温暖的感觉啊-w-
少女气息……

捂脸,早就觉得这俩奸情啦……还这样虐啊虐啊地互相萌有没搞错啊你们两个要坦率点>w<优姬从来努力无视的

(衣华亲叫着好长我干脆叫你衣仔算了)

少、少女气息...(无力状

本来以为这篇文没人看来着orz

谢谢亲^^(不过觉得这样好像更丢脸

PS:叫衣仔吧衣仔这个名字好萌哦(喂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