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7453820.jpg

说喜欢。
说很喜欢。









今年冬天的雪毫无预计就到来了。正在上数学,我趴在桌子上懒散的听着老师讲课的时候,突然发现外面已经纷纷扬扬的一片。
天气在清早就变得很冷。秋冬之间并没有什么过渡,突然一天气温从十几度降到几度,再突然一天又从几度变成零下几度,冬天似乎来得很早,而天气刚刚转冷,就落雪了。
很大的雪花,一朵一朵落下来,下得很密很大。而最外一排显然暖气辐射到这里时已经没有多少热气。借了S的衣服。很暖。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在发烧。
中午去吃饭的时候从三楼走出教学楼,沿着蜿蜒向下的路往食堂走。路边的树上都覆着一层白色的雪。抬起头雪花从上空落下。穿着厚厚的大衣心里也很暖。正在想这是一件美好的事。嗯,如果有人陪我一起就更好了。
在食堂碰到S。外套还给他。叮嘱他穿好不要再感冒。于是我穿着校服又沿着往上的路蜿蜿蜒蜒的回去。雪花簌簌落在肩上,有的飘进脖子里。凉凉的。

下午去交通大学的礼堂听古典乐团演奏。车窗上薄薄的雾气被划出痕迹,从最前排到最后排,全是同一对情侣名字的简称,中间用心型符号连接。是我们班最幸福的一对情侣。

指挥是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据说很有名,但是比千秋差很远。当然我是指长相。

H坐在我斜后方。指给我这个笨蛋哪个是首席。

而另一个坐在我斜后方的是C。

他凑过来悄悄跟我说话。在昏暗的礼堂里恰好看得出他的轮廓和表情。语调有暗淡的温柔和暧昧。音乐悠扬。外面大雪纷飞。



最近心情很好。如果我说自己很抑郁很倒霉的话,一定会遭雷劈被车撞的。
一切都这样好。可我发现自己终究是个庸人,太不知足。
应该努力。应该对自己严格一点。应该让执著更加理所当然。



好了说回去。
那时候我以为自己离他很近。或许那时我的确离他很近。但那已经是最近的距离。

有些事情是我没有听清楚。就像他离我那么近,散落在我耳边的话语我依然没有听清楚。但无论把握得住把握不住,事实依旧如此。





人们的一部分特点,总是容易被隐藏起来。我不知道是自己恰巧看到了,还是仅仅太鬼迷心窍。




小熊和锡钥真好。有一天突然发现没钱了,于是晚饭去找他们。结果那天我第一次晚饭吃那么多东西。哈哈。
小熊还隔三岔五给我送冰淇淋,在外面冰雪飕飕的时候端着吃,很快乐。
考不好试两个人都用责备的眼光看着我,还让我交给他们一份2000字的检讨。


买了个鲁鲁修的画集。结果里面全是鲁鲁XCC。我的天呀。
好雷。好雷。好雷。

家教没啥好说的,Giotto出场1格还是2格。
不过我一直想说,泽田的隐形眼睛很萌。

《纽约故事多》太棒了。真的。Katt殿的文还是那么好看。


其他什么都不想了,我要进A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发现我们的世界真的好不一样耶,我也想去礼堂听古典音乐。

我们这里也下雪来着,不过只有十分钟……

圣诞节快到了,提前道声HAPPY:)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