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白』

今天返校看老师。

大部分时间在大学里转悠。路两旁是落着叶子的树。风。长空。鸟鸣。哪里的秋天都一样。

回去之前坐在校前的铁轨上发呆。想再多呆一会,又觉得没有意义。

整个初三上学放学走过的路。路东的一座楼拆了,路西的另一座楼建起来。心情始终沉重,是重复过一整年的心情。每次走在这条路上这样的沉重便卷土重来。习惯了吧。

所以到高中以后,突然变得很轻松很简单。像是从负值极点到了正值极点。虽然学习仍旧很忙,但是不一样。

这样的轻松,连在到大连之前都很少有过。心里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的快乐。



关于R2。
无以祭奠。

语言失控。






『白 』也许有一天



让枢木朱雀去参加运动会,多少有点犯规吧。
驾驶Lancelot的反射神经,非人的体力,他做好起跑姿势以后严肃的微微皱眉,强大的气场让其他选手不自觉的发抖。发令枪一响,朱雀就刷的一下不见了。百米跑道第一名撞线的时候第二名还在起点不远处傻眼呢,观众席上又爆发出一阵鼓掌叫好。

再往附近看可以发现正在做准备的夏莉,跳高线已经超过了2米。她努力的向后伸展了下身子,然后再甩甩头,奋力的助跑接着一跃而起。喂超短裙飞起来了……

这边个人全能的朱雀已经完成了他所有的项目(每个人最多报三项,不然他有可能包揽所有第一),他擦了擦汗看到不远处又在什么奇怪的东西上玩得不亦乐乎的基诺,然后一步一步的走上观众席。在一连串的心型目光跟随下,走到最高的一层。

鲁鲁修扶着娜娜莉的轮椅正朝他微笑。娜娜莉的“朱雀哥哥好厉害”还没有说完,她手中的亚瑟就喵了一声笔直的扑向朱雀。

“哥哥,你也去参加嘛。”娜娜莉转身朝着鲁鲁,虽然依旧闭着眼,却认真的朝鲁鲁扬着头说道。

“如果我去的话……”鲁鲁的声音突然停住。



鲁鲁的声音。ZERO的声音?还是……?

时间停滞一秒。蔚蓝天空塌陷。世界毁灭。

黯淡再黯淡下去,直至陷入空无的暗。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

已经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剩下。





惊醒的时候,面前是另一方沉静和暗。我看见面前鲁鲁的脸。在昏黄的烛光里连微笑都有些黯淡。鲁鲁伸出手覆在我满是冷汗的额头上。

“怎么了?噩梦?”依旧是那个声音。温和的。低沉的。我想很久以前鲁鲁是否也是这样守在娜娜莉的身边呢。

“不……没什么”

“鲁鲁,现在,只能听到,你的声音了呢”我闭上眼睛向前倾去,头靠在鲁鲁的肩膀上。喉间涩的发疼,却突兀生出微小的温暖。



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
我们只有彼此。





你要,用这把剑,刺杀我。

零之镇魂曲。

再一次回到这个场景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坚定。闪过扫射的机枪和故意放水的橘子,我再一次,站在鲁鲁修面前。

面前是我最好的好友。

是身为骑士唯一拼死也要保护的人。

是我的王。

我拔出剑,手却剧烈的颤抖着,只能用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却再也无法、无法把它……

剑重重的掉在地上。而鲁鲁修伸出手握住我的手,他的手依旧没有多少力量,却坚定。我觉得自己已经无法违抗他,只能让他带着我用自己身上的枪,慢慢的指向自己……




又是梦醒。我醒来的时候,立刻睁大了眼睛,眼泪肆无忌惮的汹涌而出,满脸冰冷。夜色一如既往,而再也没有了能够安慰我的人。

现在连你也不在了,我还有什么呢?






这是对你的惩罚。

你必须作为正义的使者戴着面具活下去。

不用再作为枢木朱雀。

也必须为世界牺牲常人该有的幸福。

永远。



当结局已经尘埃落定的时候,我们又回到了一个新的起点。

期间是无数不可预知的变数,巧合,最终却丝毫不差的走向了那个我们曾经计划好的,梦想过的,结局。

阿修弗学院的运动会又到了。不过出风头的不再是我,我淡淡笑着看卡莲以近乎可以和自己媲美的速度向百米线冲过去,头发乱糟糟的在两边翘着。这时我既没有穿你留下的ZERO那身奇怪装扮,也没有穿阿修弗的校服,只是一身便装,带着墨镜,在远处默默的观望。亚瑟亲昵的蹭着我的裤脚,于是我弯下身子把它抱起。

走之前,我最后看了一眼观众台的最高处。那里空空荡荡的,只有晴空向上无限延伸着。是难得一见的碧空如洗。




我们拥有了世界。拥有了明天。

那个如你所料的、美好的一切。

只是,鲁鲁,现在,你又在哪呢?





CC消失了。Geass的能力也销声匿迹。

只是她在消失之前,我曾经见过她一面。她什么也没说,向我拨开了额前的刘海。然后她狡黠的笑了一下,是CC一贯的高傲和捉摸不定。她转过身去摆了摆手,向我说了声再见。然后就再也不见。

我一直不知道她的那个动作有什么含义,直到几个月以后看到了阿尼娅,才隐约明白了什么。

没有Geass的刻印。她的额头上。所以。



必须为世界牺牲常人该有的幸福。

我在事后才明白,幸福什么的,少了你,就少了一块。拼图的一半是世界,而另一半里,全都是你的影子。

可是我有一天也会变老,也会死掉。世界是不能缺少ZERO这个神话的,你是否想到过这些?

所以我想,无论如何,无论是我还是世界,都是需要你的。

于是我一直在等待着。每个日出,每个日落。

因为我总觉得,也许有一天,你会毫无前兆突兀的出现在我面前……

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说,嗨朱雀,好久不见。



-也许有一天 f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