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其实根本没有更新的必要

被逼着做不想做的事情,所以我决定挣扎一会儿再去做。囧

下面全是牢骚。
我在傻呵呵的过了几天之后突然又不想笑了。就是不愿意做一些事情,不管它看起来多么理所当然多么正确。本来我就任性。我也根本没想改。

早上起来看了会英语就开始上网,看着别人的生活想像自己的梦想。然后缩到床边的毯子上睡了一觉,又爬到床上去睡了一觉。睡不着。起床。

现在让我一天把本来每天做20页的《大学英语四级巅峰听力》全做完也没问题,让我把数理化点拨全做了我高兴着呢,就算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一直做《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我也做的心平气和,再降一点一直对付文言文阅读也没关系。正好我还想做新概念的题呢。可是我就是不想复习初中的东西。绝。对。不。想。

昨天想起来要考试的时候我就在奇怪,作文到底怎么写来着。我中考的时候作文是怎么开头的,差不多全忘了。中考的时候运气最好得了78分,多谢我们万恶的语文老师。

还记得一张一张用胶棒粘好的试卷,语文老师印的名著重点纲要,诗词赏析,需要掌握的实词虚词,还有从各种各样的模拟卷到各种各样的区模卷市模卷。考试之前整理出的一沓作文50多张,全是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那么多晚上睡不着觉写不完作业,想着作文睡着然后想着作文起床,连上学的路上都在思考怎样写出一个好的事例。最后倒是终于作文得了78分,差两分满分,语文老师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作文能得这么高吧。他每次都给我个很低的分,偶尔抽风给我个最高分,可是每次只要是其他老师阅卷我的作文分绝对能高不少。

还有数学老师。市一模以后就开始照着题型练,现在还记得每天练每天练的24,25,26题。24是字母运算,25是逻辑推理或者几何运动,26就不一定了。还有该死的附加题,据说平均1000个考生里能有5个非人的疯子做出来。

考完试以后就把所有试卷和材料的全都卖了,课本也想捐出去,妈妈不让后来才留下来。后来听说开学还要摸底,想了半天作文怎么办呢,终于记起了语文老师曾经给我们印的一本《献给未来的回忆》。好在它是以书本形式存在的所以没有被卖掉。才一个假期而已好像什么都忘了,到底忘没忘我也不知道,因为压根就没想这些。

好了,现在牢骚发了一大堆还是要去找课本,找回来一本一本的看。中考前根本就没有时间看却视为命根子的知识。中考那天进考场之前大家都商量着考完事第一件事是什么,回答不约而同“把书卖掉”“扔掉”“捐掉”“烧掉”。可是现在呢,我们仍是要捡起曾经恨的咬牙切齿的课本笔记。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要考试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仍然保存着需要复习的内容,不过我也不想管那么多了,因为大家都是一样,尽管表面上什么都不提,私底下谁也不会比别人少学比别人吃亏。考试的时候谁的分也不会比别人少。

谁都是为了那可怜兮兮的几分拼命,谁让高了那几分就能上小班,低了那几分就只能进大班呢。谁让这是第一次摸底考试呢。就算我在这里再怎么发牢骚它也不会取消,还不如端着咖啡再一次躲回书桌把笔记多看几遍呢。




高中以后大概可以再弹钢琴了,同桌说育明的钢琴可以随便用,晚饭以后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自由活动,那时候就能去练了。可是我不认为有能够再一次碰它的勇气。我的手指除了能握笔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什么用处了,顶多就是特别想弹的时候把书桌想像成琴键手指在上面蹦达几下。





这个暑假是我从小到大过得最充实的一个假期,可是我依然觉得很难过很难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嗯,一直很忙碌呀,充实但是又伤心是因为什么呢?是因为我们还有三年要熬吧……要开学了,哭……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