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告别

不知是否有人还挂念这里。如果真有的话,请移步:
http://cainyh.blogbus.com/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六.道.轮.回.

更新基本停滞,不定期冒个泡

続きを読む

日暮已远,繁花将尽

5月9日晚。有些事情还是早点记下来的好。否则过去的就真的过去了。
早上在家把剩下的07和09年联赛卷看完。为此早起了一个小时,自我感觉这已经是最重视的表现了。早上起来的时候意识极其模糊,又难受又困倦,平常是无论如何也提前起不来的。甚至常常手机定了闹钟,为了防止顺手按掉还把它放在离床很远的桌子上,第二天早上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还是起晚了。自己是什么时候下床按掉闹钟、又爬回床上,没有任何记忆。丝毫清醒也不剩。
于是极其不容易的起床。看卷。很紧张,脑子里一团乱麻。七点多终于看不下去,吃饭,去考场。
远远的看见大家都站在操场上。SD已经紧张的动都动不了了。
在自家考试,感觉挺不错的。
生物老师仍是很有少女情怀。穿着紫色反光的连衣裙,头发一直披到纤细纤细的腿上。送给每个人用透明包装纸包的36只小星星。做成糖果一样可爱的形状。星星是她这几天一只一只叠的。附赠大大的拥抱每人一个。据她本人所说,可以给我们带来好运。
然后我们就滥用东道主的私权,提前进考场了。
本来说有雷阵雨。考试的时候愣是给放晴了。生物老师说她半夜起来给我们祈福。七七说她妈妈十二点起来给她烧香。于是才放晴的。她这么说的时候我才想到“呀完了我们家完全忘了要做这些事情耶……”,结果考完试以后小牟说,今早上一点开始他就在帮我祈福了。
两个小时。其实太短暂。相对于这一年半的付出和时光来说。
不过也很长。因为考了半个多小时我就想上厕所,愣是憋了一个半小时(……)

十一点。五月天的阳光依旧明媚。最后的集合,老师还在嚷着“凭什么又让我请客啊每次都是我请客你们这群疯子!!!”
SD说:“因为你是我们妈呀。”
老师说:“我是小妈!让你们大妈请!”
七七说:“果然后妈没有亲妈好……”然后挨踢。

散场。要一起出去玩的出去玩,要回家的回家。总之。结束了。
At last it comes to an end.no other things ever happen.

我突然很想说类似青春散场之类的屁话。带着该死的无奈和伤感。
以后。以后就再也不用一天到晚呆在实验室了。和这群同学也不再有太多交集。好不容易才交到这么多好朋友呢。还有SD。以后也不会常常见到他了。再也不用一天到晚把自己埋在生物书里。这个终结几乎把我高中以来得到的所有都划上了句号。并且不会有后续。
樱花开遍。今年花开的格外晚。站在窗边,外面就是一片柔软的粉色缀满枝头。苏宁曾告诉我说这个下面的那块地方,有一个猫窝。有很多很多只小猫。
天气晴好的日子我们就这样站在窗边。看流云飞过晴空一片。男孩子们忍不住溜出去打球。女孩子们则只允许目光扫过明媚春光。生活单纯无别事,日子甜蜜没有尽头。唯一困扰的便是今天又看不完奥赛经典了。
实验室后排桌子上立着一张纸片:“免费提供热饮~”,有热水、咖啡、柚子茶、立顿红茶绿茶茉莉花茶。纸杯两大打,又方便又舒服。我这么告诉皮卡丘的时候她笑着说:你们都快上断头台了,囚犯还得吃顿好的呢。
没错,赴死之前当然要吃好喝好。我们在生物实验里活的潇洒舒适快乐无忧,隔三差五老师请客买雪糕吃,甚至有一天班里没任何人过生日,老师抱着一个大蛋糕进来,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相亲相爱。
相亲相爱。点好蜡烛,吹灭,SD一边给大家切蛋糕一边偷吃。那蛋糕竟大部分都被我们乖乖吃掉了,虽然最后奶油还是免不了被抹的到处都是。哈哈哈的一下午就过去了。七七瞪着老师说:计划又完不成了,都怪你。
最后冲刺阶段,累的头昏脑胀的时候,大家会聚堆围着电脑看电影。免费资源当然要好好加以利用。学校的网速超级快,下个电影只需要5分钟。于是那台电脑里存了各种各样的电影、音乐、游戏,很久以前大家玩植物大战僵尸的时候,生物实验室的电脑里愣是保存了通关两次的记录。所有小游戏和解密游戏几乎全都能玩了。相当无敌。
日子再往前倒退,大概就是冬天的时候。大家去北京参加培训,也是我们仅有的一起出行的日子。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大家开始管生物老师叫妈。老师说:在火车上不要叫我老师,容易引起注意。于是SD就笑嘻嘻的说那就管你叫妈。于是乎。这对母子就相认了。
明明老师是个八零后,再怎么看,被一群孩子叫妈也比叫老师更容易引起注意好不好……
第一天我们的无敌战绩是:去了天安门、中央电视台、王府井、北大清华、鸟巢水立方。真是脚都磨成扁平足了。穿的又少,可愣是没发烧,堪称奇迹。
在宾馆和佳畅两人住一间,天天早上看言情剧,晚上看喜羊羊。我真服了她了居然那么能看言情剧,她也服了我了居然那么能看喜羊羊。
上课的时候。啦啦啦。和SD坐一起。于是充分的满足了我的少女心(?)
说起SD。一直很喜欢他是因为学习又好。人又帅。体育又好。生物又好。而且还不谈恋爱。最后这点是非常重要的。有时候感觉喜欢他和喜欢yoshiki或者该隐没有什么区别,因为都只是远远看着。也不想走进。
就像当时说竞赛可能不能报送的时候,几乎身边所有人都退出了,只有他还坚持。于是每次去上课的时候看到他仍在,也感到心里是一种安慰。毕竟。还有和我一样没有放弃的人,让我感觉自己并不是在孤军奋战。
可是。最后他还是找对象了。于是我失望了。
文科班女生到底有什么好><

继续说北京之行。于是感想是。地铁真好用呀。等大连建成地铁,我们都已经上大学各奔东西了。呜呜呜。
但是北京水好硬~

当然最重要的,是要解决吃饭的问题。宾馆附近有肯基,于是这个问题就基本解决了。罗某人一日三餐吃汉堡还镇定自若,真服了他。我吃了几次就再也不想吃了。
拉面店,也是经常组团去吃饭的地方。还蛮好的。
吃自助餐,好乐迪的冰激凌长的好恶心~
最后吃不了了,往每个人的盘子里分。七七说,以前有一次她吃自助餐,实在吃不了了,就把帽子一扣,趁店员没看到就冲出去了……过了几天换了个发型,又去了。
快大家快来鄙视她~
最后那天早上,和佳畅还有罗某人冒着刮死人的寒风去天安门广场看升旗(……)
回来以后去必胜客吃饭。这次简直太成功了,7、8个人吃的心满意足,居然才花了不到500块钱!然后去王府井书店,回来以后去饭店吃饺子。老师请客啊哈哈哈。
那天是小年。
天空里晃晃悠悠的就开始飘着些小雪花。
也不知道是那天RP不好还是怎么了,一群人玩猜拳总是我输。极其郁闷。作为惩罚,喝掉极其难喝的同学自制混合饮料(其实我怀疑那真的还算饮料么……)一杯。喂别人吃掉极其难吃的饭店特色秘制豆腐一勺。还被人背着跑了个来回。所以我才讨厌这种游戏啦><
最后那局,输的两个人拥抱。于是苏宁和SD拥抱了。男男拥抱了耶!这是各种意义上的好事。
等到吃饱喝足往火车站得时候,雪下大了。公车等了好久都不来,于是我们这群战士竟然拖着行李走到了地铁站!!!然后又到火车站!!!等到我们都上车的时候,离发车已经只剩3分钟了。
于是软卧睡了一晚上就又回去了。这一觉睡的极其安稳,甚至睡的比在北京的七天都沉。醒来的时候,大连也飘雪。
从北大买来的纪念品,除了给皮卡丘他们之外,给西里也买了一份。但一直没有给她。如果能进省队的话,亲自回去带给她。如果不能的话就寄过去。
其实当时看到未名湖上那么多人在滑冰,还是感觉很欢喜的。
可惜日子一晃就渐行渐远。
再往前,就是秋天了。秋天的时候我还是个文艺少年,嗯。还写文吧。现在已经好长时间不写了。
那时和很多人都还混的不熟。也不曾想到日后会发展出这样温暖的情谊。更不曾想到自己最后会学这么多东西,完全超出想象了呢。
那时候第一个笔记本才记了一半。第一个笔记本用了一年多才记了一半,而第二个笔记本只花了2各月就全用完了。花了很大心血付出了很多努力,最可惜的就是考试之前没能看完。真的是。太对不起自己的努力了。
讲述到这里,再往前很多事情已经记不起。似乎已经很久远,并且不特别深刻。皮卡丘总是惊异于我这点。很多事情都飞快的忘掉。她说我这样的人活得潇洒。可是真这样的话,一路走下来,又有什么剩下。
不想毫无痕迹。这便是我现在努力的把这些都记下来的原因。
而今天11点以前的事情,已经隔了一块厚厚的玻璃,看似透明,却已经无法接触。
一段年少的终结。

有时候想,即使能进省队,能够再次天天坐在生物实验室里看春暖花开,也还是,再回不去了。因为省队全省就3个名额,即使被我们学校全包,那也意味着有16个人的离开。再也不会有以前的热闹了。再过一段时间,高一生物竞赛的就会搬过来,然后我们彻底与这里告别。
我们的妈还会不会继续带新一批的学生呢。她曾经跟我说过,这样的生活太累,她不想再这么下去了。带完我们可能就再也不带了,或者换工作也有可能。
以前校长问她有没有什么要求的时候,她说:你只要让我活着就行。总得先让我活着吧,然后我才能带学生啊。
她是真的在认真考虑自己过劳死的可能性。明明是个老师,自从我们进入后期以后她晚上就没在12点以前睡觉过。弄的比我们还累。
现在。她终于也能歇一口气了吧。
交完最后一次学费,问完最后一个问题,得到最后一个拥抱。终于我们也毫无瓜葛了。
然后我们就要面对新的生活。

考完以后觉得,能不能进省队其实也无所谓了。毕竟已经尽了全力,现在看来,和同学们一起学习的那段时光或许是比进省队更快乐的事。
不过,要是能进就更好了(欧

新生活打算:好好学习,重新做回文艺少年~
希望明天仍能是一片明媚的五月天。

随便说一句。

依旧备考中。查资料顺面写下一两句话。

对于巴豆同学,真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竟然真有这样的人,能够把一片混乱不堪理出自得其乐细水长流。

小更新~~

本来是有些想写的,真正打开部落格的时候又觉得都没有必要。

初赛全市第4.复赛完全没有信心。

嗯。加油吧。
before the end
弥生

衣華.

Author:衣華.

三月兔的茶会
微蓝
洪流
回声
暮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